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历史

黄若那个全真教的黄药师

2019-03-09 22:59:02

这周出差,路上带了两本刚出炉的书,《史玉柱自传》和原当当首席运营官,天猫创始总经理黄若(淘宝化名“黄药师”)写的书《我看电商》。原来是想比较着看这两本书,因为一个代表着前电商时代的营销大师,一个是电商大潮中的风云人物。因为飞机晚点,我差不多把《我看电商》看完了。没想到《我看电商》完全超出了预期,我象脂砚斋一样,对书中的很多段落进行点评,时常掩卷沉思。以后作电商评论的人一定看看这本书,不要再犯常识性的错误。

我就说对书中的三点感受吧。首先,我觉得黄若是全真教的黄药师。《我看电商》特出的地方就是文字简练,对当前电商经营的重点问题均进行了点评。从淘宝的异军突起,到流量丰富但不懂商务的腾讯、百度错过时机,再到团购、电商导航、移动电商崛起,传统企业反扑,京东霸气外露,凡客高开低走,亚马逊内力深厚等等,黄若都进行了深刻的解读。更重要的是他的分析框架主要来自浸淫于传统零售20年和电商多年的实战经验,很多复杂的问题他都是一言道破,无所遮拦。但他分析的路数似乎毫无桃花岛的奇门术数,而主要是名门正派的正宗武功。“黄药师”是金庸笔下“正中带有七分邪,邪中带有三分正”的人物,而黄若更像是来自“全真教”,传统商业理论被他运用的炉火纯青。正因为如此,我也产生了一丝怀疑,难道太阳底下真的没有新鲜的东西?我认为是有的,传统商业更象全真教,而电子商务更象“九阴真经”。电子商务是一种个性化、化、社会化商业、数据化和平台化的商业。传统商业的供应链、品牌、成本、渠道等要素构成的分析框架,并不能完全阐述电子商务的内涵。但是,电子商务对于传统商业确实有传承,脱离传统商业的电子商务又是活在真空与幻想中。这种奇妙的矛盾让电子商务欲说还休,而黄若恰恰是一个跨界的人物,在他的笔下,传统商业和电子商务这两者很难调和的东西,在某个时刻能达成平衡,在某个时刻又异常对立。但毕竟是高手的作品,行家一伸手,便知有没有。黄若的功力虽然有些正统,但确实令人佩服。

其次,黄若对电子商务进行了新的分类。一般而言,对电商常常分成渠道型电商、品牌型电商和平台型电商三类。而黄若的划分标准是买卖型和平台型两类。他的划分依据是,传统零售就有沃尔玛这样的自营企业,沃尔玛经营效率高,流通环节少,是典型的以买手制为支撑的商业模式。而淘宝属于平台型,自身不参与经营,而是非常专注地做好平台。黄若在分析其他问题时有一种金口直断的感觉,但对淘宝这个老东家却语出温柔,不带杀气。这样在关键的地方反而留下了伏笔。比如,既然京东是黄若推崇的买卖型电商,为什么淘宝和天猫加起来的经营规模远远超过了京东。这不恰恰说明平台型电商才是电商的主流模式吗?而平台型电商的瓶颈如何解决,感觉黄若也语焉不详。但他确实提出了非常好的问题。我个人也认为,平台型电商模式要优于买卖型电商。这个结论和传统零售的思路格格不入,但就是互联的特点。很多人反对长尾理论,也是凭着直觉和经验,认为长尾理论不现实。但是在开放的平台模式下,长尾理论就是一种现实,只不过下面的问题是如何让长尾变得精益化。作为操盘手,黄若曾为天猫设立了一系列游戏规则,并且成为行业规则。如按交易额给平台返利,平台对商家要问出处等等。平台的问题是一个核心问题,值得更加深入的讨论,那种认为电商平台大战尘埃落定的看法很浮躁。

第三,商业模式在驱动电商发展。黄若对团购、电商导购、限时特价、移动电商等新的商业模式都进行了客观的点评,但是,黄若的全真教基因太强大了,他对这些模式否定的态度更多一些。实际上,从传统零售的买卖制到电子商务的平台模式的过渡中,商业模式是重要的驱动力,而不是传统的依靠广告的营销。电子商务可能没有更新的东西,但是对各种要素会进行新的组合。这就像同样的元素,由于分子结构的不同,会形成金刚石和石墨两种产品。黄若指出,传统企业需要在体制外建立电商团队,我认为这也不太现实。商业模式其实上是利益关系的重新调整,

黄若那个全真教的黄药师

而不是放弃存量,完全选择增量。电子商务本身就有对存量资源进行优化的可能性,这就是B2B的价值。而黄若恰恰没有论述B2B,成为了这本书的一个遗憾。

但我还是非常喜欢这本书。黄若毕竟较是有料,虽然个别地方可能是错误的,但也给人很多的启发。电子商务已经从3C产品、图书、母婴产品扩张到生鲜食品和日用品,进而对金融产品等虚拟产品进行全覆盖。不懂电商不足以言商业,不看电商不足以观未来。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